写给艾滋病毒携带者受赠父母的话

亲爱的受赠父母:

感谢您对我们这个通过代孕帮助艾滋病毒携带者拥有孩子的项目感兴趣。该项目的目标是,利用最先进的辅助生育技术、实验室检验和预防性药物,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确保代孕妈妈和受赠父母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在向您简要介绍我们项目的医药方面的内容之前,我想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Dan Bowers医生,已专注艾滋病毒领域20多年。我本人也是通过辅助生育当上父亲的,所以无论从专业角度还是个人角度,我们的项目都与我密切相关。

提供以下信息的目的有三个:


使用艾滋病毒感染者精子用于辅助生育的历史是怎样的?

清洗艾滋病毒携带者的精子以用于人工授精一名非感染女性的技术始于1992年,那时,我们并没有能完全控制艾滋病毒的药物治疗方法,也没有检测血液中艾滋病毒数的能力。自那以后,精子清洗和辅助生育技术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后来的体外受精和单精注射技术远远超过了先前的子宫内输精技术。1996年有了检测血液内艾滋病毒数——病毒载量——的技术,同时又出现了第一个三药物联合治疗方案,这个方案能够将艾滋病毒数控制在检测不出的水平。这使得我们能够选择精子捐赠者,将精子携带艾滋病毒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在辅助生育中出现过艾滋病毒感染案例吗?

截至目前,据已报道的医学文献中,所有3,700个子宫内输精案例和800个体外受精和单精注射案例中,没有一例艾滋病毒感染的案例。这些数据包括了早期艾滋病治疗和监测还不成熟时的数据。

一项与辅助生育无关的研究关注了血清不一致的夫妻(一方血清为HIV阳性,另一方为HIV阴性)性行为后,当HIV阳性的乙方的病毒载量不可检测时,HIV的传播风险。研究结果是,风险相当的小。这种情况下的风险如此之小,于是瑞士联邦艾滋病委员会在2008年发表了以下正式声明。声明称,一位病毒载量不可检测且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HIV感染者在性行为时不具传染性,也就是说不会通过性接触传播HIV病毒。

将采取哪些步骤以确保代孕妈妈的安全?

瑞士联邦艾滋病委员会解释道,上面提到的不具传染性将在以下三个标准达到时继续有效:

为了达到以上这三个标准,必须采取以下步骤:

  1. 受赠父母(一方或双方)必须提供自己HIV医生出具记录证明自己的至少已有六个月病毒载量为不可检测 (<48)并且在此期间一直在进行不变而稳定的药物治疗。 其中包括精子捐赠前两周内的病毒载量数。这些记录将由我审阅。
  2. 受赠父母必须进行一次全面的传染疾病筛选检查,并且如果在精子捐赠前,前面的检查已逾七天,将再进行一次全面的筛选检查。
  3. 受赠父母必须提供两到三份精子样本,进行两个步骤的清洗。清洗后的精子中的一小部分将被送到专门的HIV实验室检测残余病毒。虽然绝大多数血液中携带可不检测的HIV病毒载量的男性的精子里的病毒载量也是不可测量的,但是有时候,有些人的精子里却能找到少量的病毒。如果检测到HIV病毒,这个样本将被丢弃掉,尽管研究表明少量的HIV病毒并不具传染性。
  4. 作为一种额外的预防措施,代孕妈妈将服用一种药物进一步地减少病毒传播的几率。这被称作接触前预防。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接触前给非感染者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Truvada(替诺福韦和恩曲他滨)会降低同HIV感染者进行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中感染HIV风险的70%到90%。食品及药物管理局顾问团向血清不一致的HIV夫妇推荐了服用Truvada,这种情形本质上就是一位代孕妈妈和受赠爸爸遭遇到的情形。这种药物在孕期的前三个月服用是很安全的,也就是从即将进行胚胎移植时开始服用,直到胚胎移植后的一个月中服用。Truvada是近十年来用得最多的HIV处方药,且耐受性相当良好。

我非常希望早日在审阅您的记录和协调您的案例时同您本人时交流。请与您的GG公司客户服务协调员联系,以安排我们的约见并协调从您的HIV医生那里发送您的医药记录到我办公室。

此致,

Dan Bowers医生

 


关于Dan Bowers医生

Dan Bowers医生

Dan Bowers医生

Dan Bowers医生是HIV相关的辅助生育项目的医学主任。他将与您见面,审阅这些信息并回答所有问题。

Daniel H. Bowers医学医生是一位审计委员会认证的家庭医师和全国范围内得到认可的HIV医生。Bowers医生出生在爱荷华州的一个小城镇。他在斯坦佛大学获得了学士学位,在爱荷华医学院获得了医学硕士学位。1980年,在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完成家庭医学实践后,Bowers医生在圣保罗的Como Park area加入了一家小型的家庭医生时间诊所,他的工作包括了接生、接骨、实施小型手术、运营一家疗养所,以及照顾几个五世同堂的家庭。同时,他还继续在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家庭医学系授课。作为一位公开的同性恋医生,Bowers医生是最早在艾滋病流行初期发现同性恋男性的腺体肿胀和周期性感染的医生之一。作为这个领域的先驱者之一,Bowers医生是最早反对艾滋病歧视的发言人,也是一位直言不讳的公众教育与意识项目的倡导者。

1989年,Bowers医生到洛杉矶定居,参加太平洋橡树医疗团队,这是一个国内最大的专攻HIV的私人诊所,而它的创立者在1981年向疾病控制中心报告了最早发现的五例艾滋病病例。在接下来的19年里,Bowers医生参与了艾滋病治疗方法的研发,包括从用三联合药物的疗法帮助与艾滋病魔斗争的人们到目前的最顶尖的让艾滋病成为一种长期可控疾病的治疗方法。作为太平洋橡树医疗团队的资深合作人,Bowers医生已经成为了艾滋病领域的思想领袖。他广泛地在这个课题上发表演讲、提供咨询,以及撰写文章。同时,他还保留了很大一部分普通成人医学领域的各种业务,并且对旅行医学、男性衰老和性传播疾病怀有特别的兴趣。

2008年,Bowers医生搬到了纽约市,目前在曼哈顿执业。

Bowers医生以个人身份服务于众多本地和国家的非营利性的委员会,并且常到社区为各种各样的艾滋病服务机构做演讲。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合唱歌手。他和他的伴侣拥有一个儿子。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