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愛滋病毒攜帶者受贈父母的話

親愛的受贈父母:

感謝您對我們這個透過代孕幫助愛滋病毒攜帶者擁有孩子的項目感興趣。該項目的目標是,利用最先進的輔助生育技術、實驗室檢驗和預防性藥物,採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確保代孕媽媽和受贈父母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在向您簡要介紹我們項目的醫藥方面的內容之前,我想先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我是Dan Bowers醫生,已專注愛滋病毒領域20多年。我本人也是透過輔助生育當上父親的,所以無論從專業角度還是個人角度,我們的項目都與我密切相關。

提供以下資訊的目的有三個:


使用愛滋病毒感染者精子用於輔助生育的歷史是怎樣的?

清洗愛滋病毒攜帶者的精子以用於人工授精一名非感染女性的技術始於1992年,那時,我們並沒有能完全控制愛滋病毒的藥物治療方法,也沒有檢測血液中愛滋病毒數的能力。自那以後,精子清洗和輔助生育技術都有了很大的進步,後來的體外受精和單精注射技術遠遠超過了先前的子宮內輸精技術。1996年有了檢測血液內愛滋病毒數——病毒載量——的技術,同時又出現了第一個三藥物聯合治療方案,這個方案能夠將愛滋病毒數控制在檢測不出的水平。這使得我們能夠選擇精子捐贈者,將精子攜帶愛滋病毒的風險降到了最低。

在輔助生育中出現過愛滋病毒感染案例嗎?

截至目前,據已報道的醫學文獻中,所有3,700個子宮內輸精案例和800個體外受精和單精注射案例中,沒有一例愛滋病毒感染的案例。這些資料包括了早期愛滋病治療和監測還不成熟時的資料。

一項與輔助生育無關的研究關注了血清不一致的夫妻(一方血清為HIV陽性,另一方為HIV陰性)性行為後,當HIV陽性的乙方的病毒載量不可檢測時,HIV的傳播風險。研究結果是,風險相當的小。這種情況下的風險如此之小,於是瑞士聯邦愛滋病委員會在2008年發表了以下正式聲明。聲明稱,一位病毒載量不可檢測且正在接受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的HIV感染者在性行為時不具傳染性,也就是說不會透過性接觸傳播HIV病毒。

將採取哪些步驟以確保代孕媽媽的安全?

瑞士聯邦愛滋病委員會解釋道,上面提到的不具傳染性將在以下三個標準達到時繼續有效:

為了達到以上這三個標準,必須採取以下步驟:

  1. 受贈父母(一方或雙方)必須提供自己HIV醫生出具記錄證明自己的至少已有六個月病毒載量為不可檢測 (<48)並且在此期間一直在進行不變而穩定的藥物治療。 其中包括精子捐贈前兩周內的病毒載量數。這些記錄將由我審閱。
  2. 受贈父母必須進行一次全面的傳染疾病篩選檢查,並且如果在精子捐贈前,前面的檢查已逾七天,將再進行一次全面的篩選檢查。
  3. 受贈父母必須提供兩到三份精子樣本,進行兩個步驟的清洗。清洗後的精子中的一小部分將被送到專門的HIV實驗室檢測殘餘病毒。雖然絕大多數血液中攜帶可不檢測的HIV病毒載量的男性的精子裡的病毒載量也是不可測量的,但是有時候,有些人的精子裡卻能找到少量的病毒。如果檢測到HIV病毒,這個樣本將被丟棄掉,儘管研究表明少量的HIV病毒並不具傳染性。
  4. 作為一種額外的預防措施,代孕媽媽將服用一種藥物進一步地減少病毒傳播的幾率。這被稱作接觸前預防。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接觸前給非感染者服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Truvada(替諾福韋和恩曲他濱)會降低同HIV感染者進行沒有保護措施的性行為中感染HIV風險的70%到90%。食品及藥物管理局顧問團向血清不一致的HIV夫婦推薦了服用Truvada,這種情形本質上就是一位代孕媽媽和受贈爸爸遭遇到的情形。這種藥物在孕期的前三個月服用是很安全的,也就是從即將進行胚胎移植時開始服用,直到胚胎移植後的一個月中服用。Truvada是近十年來用得最多的HIV處方藥,且耐受性相當良好。

我非常希望早日在審閱您的記錄和協調您的案例時同您本人時交流。請與您的GG公司客戶服務協調員聯絡,以安排我們的約見並協調從您的HIV醫生那裡發送您的醫藥記錄到我辦公室。

此致,

Dan Bowers醫生

 


關於Dan Bowers醫生

Dan Bowers醫生

Dan Bowers醫生

Dan Bowers醫生是HIV相關的輔助生育項目的醫學主任。他將與您見面,審閱這些資訊並回答所有問題。

Daniel H. Bowers醫學醫生是一位審計委員會認證的家庭醫師和全國範圍內得到認可的HIV醫生。Bowers醫生出生在愛荷華州的一個小城鎮。他在斯坦佛大學獲得了學士學位,在愛荷華醫學院獲得了醫學碩士學位。1980年,在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完成家庭醫學實踐後,Bowers醫生在聖保羅的Como Park area加入了一家小型的家庭醫生時間診所,他的工作包括了接生、接骨、實施小型手術、營運一家療養所,以及照顧幾個五世同堂的家庭。同時,他還繼續在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的家庭醫學系授課。作為一位公開的同性戀醫生,Bowers醫生是最早在愛滋病流行初期發現同性戀男性的腺體腫脹和週期性感染的醫生之一。作為這個領域的先驅者之一,Bowers醫生是最早反對愛滋病歧視的發言人,也是一位直言不諱的公眾教育與意識項目的倡導者。

1989年,Bowers醫生到洛杉磯定居,參加太平洋橡樹醫療團隊,這是一個國內最大的專攻HIV的私人診所,而它的創立者在1981年向疾病控制中心報告了最早發現的五例愛滋病病例。在接下來的19年裡,Bowers醫生參與了愛滋病治療方法的研發,包括從用三聯合藥物的療法幫助與愛滋病魔鬥爭的人們到目前的最頂尖的讓愛滋病成為一種長期可控疾病的治療方法。作為太平洋橡樹醫療團隊的資深合作人,Bowers醫生已經成為了愛滋病領域的思想領袖。他廣泛地在這個課題上發表演講、提供諮詢,以及撰寫文章。同時,他還保留了很大一部分普通成人醫學領域的各種業務,並且對旅行醫學、男性衰老和性傳播疾病懷有特別的興趣。

2008年,Bowers醫生搬到了紐約市,目前在曼哈頓執業。

Bowers醫生以個人身份服務於眾多本地和國家的非營利性的委員會,並且常到社區為各種各樣的愛滋病服務機構做演講。他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合唱歌手。他和他的伴侶擁有一個兒子。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